【阴阳师】在成为黑晴明的日子里(四)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有劲了!半夜笑的我在床上打滚

Kuffskein:

    简介:我是晴明,我的前两个式神是雪女与三尾狐,第三个式神是大天狗


 


(一):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3c3557
(二):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3efa5e
(三):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d4186be


 


* 黑晴明X大天狗的黑狗教,不邪,还辟邪呢!


 


 


    大事不妙啊朋友们,比起变成黑晴明,更不幸的就是变成了一个会吐血的黑晴明啊!


    吐血吐成这样还怎么搞事啊!


    一句台词吐三口血,那也太不像话了!


    我要咳咳咳创造咳咳咳新世界咳咳咳,这么说话哪儿还有气势了啊!


    用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反正就是能做到的灵力把血处理了一下,我暗搓搓的绕着庭院逛了一圈弄清其他房间的作用,还顺便发现院子后面居然有一座温泉。好好享受了一把雪地温泉,把身上的血腥味都洗干净之后换上昨天才买的新衣服,我顿时感觉自己又是个全新的黑晴明了!


    一个又可以面对这个没饭吃,没觉睡,动不动就吐血,院子里关着个白晴明,房间里养着只魅妖狗的世界的黑晴明了!


    ……不然还是再泡一会儿吧,今天都别出去了,orz


    这一个澡泡得时间略长,等我披着衣服坐在廊下等风把头发吹得差不多快干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隔着院墙能听见外面零星传来的声音,还有食物的香气远远飘来。


    看起来只是我不用吃饭,别人还是要吃的。


    等等,一开始觉得自己不用吃东西只是因为不饿吧,也许我也是需要吃饭的呢?


    说不定我就是饿吐血的。


    我去厨房看了看,非常干净整洁,别说吃的,连罐盐都找不到。


    ……你对得起厨房这个名字吗,啊?


    别以为你是黑晴明家的厨房就能搞特殊化,连个达摩都没有,你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重新走回院子的路上,三尾狐带着大天狗从长廊另一边走了过来。三尾狐看起来很高兴,火红的狐尾摇曳生姿,把她身后的大天狗衬托得特别苍白。他倒没有我第一次见到时那么脸白如纸,但看起来也不算太好,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


    “晴明大人。”三尾狐向我行了一礼。


    大天狗原本一直低着头,三尾狐一停下他立刻跟着停下,抬头看见我,有些慌乱的再次低下头:“晴明大人。”


    我对三尾狐点头,她非常自觉的离开了。


    “把头抬起来。”


    大天狗依言抬头看着我。他站在我面前,我才发现他居然比我还矮一点。所幸没矮出太多,虽然比本晴明差了一点,还是挺帅气一大小伙子。他身上的衣服也换了套新的,看起来就像完全没受过伤一样。我满意的点点头:“身体感觉怎么样?”


    “在下随时可以为晴明大人效力。”大天狗立刻半跪下来,仰着头说。


    动不动就跪,多不好。我刚要让他起来,忽然发现他的目光偏移了一下,盯着我因为没系衣带的缘故比较松垮的领口,然后他就……脸红了。


    他脸红了。


    脸红了。


    红了。


    了。


    喂喂,只是衣领稍稍松了那么一点点,连锁骨都没露出来,你脸红个什么劲啊!!!


    你到底对你上司抱着什么念头啊,你这只魅妖狗!!!


    给我跪在这里好好的反省啊!!!


    “你在看什么?”我用扇子托起他的下巴让他抬头看着我,别老盯着我的领口。


    他顿时结巴了:“抱,抱歉,晴明大人……”


    呵,本晴明才不跟你这只魅妖狗一般见识。


    我松开手:“起来吧,陪我出去一趟。”


    “是!”


    我找了发带把头发束起,将领口好!好!的!整理妥当,又嘱咐了雪女和三尾狐看好家别让别人进来,也别让白晴明出去,这才带着大天狗出门。这次我学乖了,为了避免遇到很可能正在满京都溜达准备把我钉死在墙上的源博雅,我直接带着大天狗出城。一出城他便重新将双翼展开,看我的眼神顿时就不太对了。


    呵,你以为我会给你这只魅妖狗抱本晴明的机会吗?


    我召唤出御灵黑龙,它绕着我身体盘旋一圈,遵循我的心意俯下身让我踏在它身上。大天狗那一瞬间露出了非常失望的表情,连翅膀都仿佛没精神的耷拉了下去。


    醒醒,虽然叫大天狗,但你不是狗的好吗?!不要做出这副被抛弃的小狗的模样啊!!!


    虽然本晴明不记得了但是绝对没有发生过被你抱着飞的情况啊!!!


    乘着御灵飞了好一会儿,我才在千叶镇落下。这个京都附近的小镇远没有京都繁华,不过倒是别有一番风味。我带着大天狗在街上逛了一会儿,最后锁定了街上最热闹的一家点心摊子。那家店附近的空气都带着甜香气息,点心做得很精致。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摆在摊子上的白色点心,莫名就有点……想吃。


    你可是黑晴明啊,致力于要创造新世界的大反派啊,怎么能吃那种娘唧唧的小点心呢?!


    “这个多少钱?”


    orz


    早知道应该带雪女或者三尾狐出来,为什么要带大天狗啊……两个大男人捧着一大堆点心逛街,画面简直美得没眼看。


    感觉路人看我们的眼神都变得不太对了。


    买了点心之后,我又买了一点可以自己做的简单食物和调料,买着买着,最后买了一大包的东西,感觉回去时御灵都飞得比来时低。回到院子后,三尾狐很自觉地把东西都抱走了。等她收拾完回来时,我还坐在院子里对着摆在桌上的娘唧唧小点心发呆。


    到底要不要吃?


    在大天狗面前我不好意思吃,现在回了院子总能吃了吧?


    但这么大的人偷吃点心也不好吧?


    三尾狐的到来打断了我的天人交战。她俯下身:“晴明大人,东西已经安置妥当。”


    “嗯。”我瞥了她一眼,发现她虽然低着头,视线却在好奇的偷看桌上那袋娘唧唧的小点心。我想起昨日看见她踮脚去拨弄树梢上冰晶时天真的笑容,语气缓和了一些:“拿去吃吧。”


    三尾狐惊讶的抬头看我,如此娇媚的容颜却显出少女般的娇憨,倒也赏心悦目。她道谢后便欢喜的捧着那袋娘唧唧的小点心离开了,走路姿势简直快要跳起来,尾巴摆动的弧度都比平时活泼。


    我目送她消失在屋后,又拎出一袋新的娘唧唧小点心摆在桌上。


    是的,像这样娘唧唧的小点心我还有好几袋。


    因为店主说买四送一。


    之前已经塞给大天狗一袋,现在又塞给三尾狐一袋,还剩了三袋。


    院子里正好还剩下三个人。


    我犹豫了许久,放弃了独吞三袋娘唧唧小点心的念头,拎着它们去找白晴明刷好感度。虽然本晴明不管看脸还是看姓氏都知道白不回来了,但是如果能把主角好感度刷高一些,说不定可以把【被萤草砸成小扁片儿】的终极BE结局刷成【被萤草砸成扁度适中的小扁片儿】的普通BE结局呢?


    ……为什么我会想起萤草?!


    拎着三袋娘唧唧的小点心,我一把拉开房间大门。


    也不知道我离开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原本空荡荡的房间里堆了一小叠书,还多了张小几。白晴明十分悠闲的靠在小几上读着书,雪女就跪坐在他旁边看着他,与其说是监视,倒更像是在侍奉他一般。


    白晴明,本晴明必须警告你,挖人墙角是要遭雷劈的,你知道吗?


    我突然闯进来,白晴明立刻抬头看我。他面色如常,眼中有一丝隐藏得极好的慌乱,其他人定然不会发现,但逃不过我的眼睛。


    ……话说我为啥能看出来啊?!


    “你倒是悠闲。”我刺了他一句。


    他笑笑,将书合起放在一旁,笼着袖子注视着我,动作说不出的优雅好看。说话的语气虽然温和,内容却不那么平和:“难道你指望我在屋中哭闹不休吗?”


    我想象了一下白晴明满地打滚嚎啕大哭的模样。


    不行,要忍住,不能笑。


    我把三袋娘唧唧的小点心放在小几上,盘膝坐在他对面。雪女很自觉地出门去端了一壶茶回来。那茶壶还是我刚刚带回来的,素白的壶身上点缀着一枝斜斜的樱花,配套的茶具上则画着几片花瓣。


    基本和这袋小点心一样娘唧唧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时心中一动,就买了下来。


    白晴明看我从袋中取出娘唧唧的小点心摆在盘里,表情是难以掩饰的惊讶。他不确定的看着那个白团子一样的点心,就像它是什么剧毒之物似得。茶水被雪女从壶嘴中倒出,淡淡的樱花香气蔓延开,浅色的茶水在雪白的茶中轻晃,看起来……真娘啊。


    所以我为什么买了这么多娘唧唧的东西?!


    难道是受到了魅妖狗的影响吗?!


    可即使大天狗装了一身魅妖御魂,他也不娘啊?


    对面的白晴明倒是没对这一盘子各种娘唧唧发表意见。他伸手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神色忽然一怔。他用指腹摩挲着茶杯上描画的樱花瓣,语气有些迷茫:“这茶……我似乎喝过。”


    “……每年樱花盛开的时节,母亲总要命人收集落花瓣,亲手制上一些樱花茶。”我同样端了一杯茶水,没有喝,只是向他说道。


    ……等等,我说了什么?!


    白晴明略皱起眉,眼中的迷雾漫起,又倏然而逝。他用恢复了清亮的眸注视着我,过了许久才感叹似得问道:“你都记得?”


    不,完全不记得。


    刚刚说话的肯定不是我的嘴。


    我哼了一声。


    于是白晴明也不说话了,品了娘唧唧的樱花茶,又拿起娘唧唧的小点心咬了一口,眼中忽而带出几分笑意:“是樱饼啊……”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把樱饼配着茶吃掉,吃完还抿了一下唇,舌尖自唇间一闪而过,倒没什么昳丽的念头,只是忽然觉得胸闷气短,心中有股难言的窒闷。


    ……大概是眼睁睁看着别人吃点心自己却吃不了的怨念吧。


    他将茶杯放下,不经意似的问道:“你不吃?”


    “我不需要吃东西。”我冷冷的说。


    “是不需要吃,还是不能吃?”他问。


    我有种把手中茶水泼到他脸上的冲动。


    好啦,就是不能吃又怎样,还不允许我看着你吃,假装自己照镜子看着自己吃吗?!


    就如同我不清楚为什么灵力那么万能,连血迹都能除掉一样,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知道我不能吃东西。倒也不是不能吃,只是最近不能吃,因为这几日月圆,阴气重,本晴明身体不舒服,要是吃了这种红尘俗物估计会更难受。


    反正也没有很想吃,哼。


    除了这件事,我还自动知道了另一件事,那就是我今晚得想办法在月光最明亮的时候在院子里画上几个圈圈套圈圈的符文,然后把白晴明摁在中间抽取一下生命力给我,不然下个月我肯定得跪。这其中的原理大概是阴之晴明分离时发生了这样那样的问题,我又为了捅开阴界之门做出了这样那样的事,所以现在阴气会对身娇体弱的本晴明造成那样这样的影响,反正不管怎样,不汲取白晴明的生命力的话,我就得去汲取大妖精元。


    ……大妖精元。


    精元。


    这一定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


    荒川之主所谓的“汝若需要,吾可助你”也一定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


    我肯定不是一个活在奇怪同人小说里的黑晴明。


    orz


    ……好在,起码白晴明到手了,今晚仪式一搞估计就能愉快的撑过去了。


    我看着白晴明的目光不由热切了起来。


    大概是养猪一年用猪一日那种热切。


    白晴明在我无声而热情的注视下皱起了眉,把点心放下了。他用非常平淡的语气开口,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你需要我做什么。”


    好好长肉,最好长得肥瘦相间。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活着。”


    我把蝙蝠扇展开摇了摇:“只要你活着,便足够了。”你要是挂了我怎么才能每个月抽你点生命力防跪啊?最好是像定点NPC那样就在屋子里乖乖等我需要的时候拎出来抽一抽,不需要就放回去。长得这么好看就是当摆设也成啊……咦,这主意不错!


    我对他露出和善的微笑:“不如我斩断你的四肢,将你置于此处,每日按时喂你食水,不时把玩一番,如何?”


    白晴明的脸色僵了一下,不太容易看出来,但本晴明又看出来了。若是从前没有自我分裂之前的晴明,哪怕听见比这恐怖十倍的话,也可以谈笑自若,不露半点情绪。如今眼前这个失忆版本的倒是直白的将心里想的东西写了一脸……我不由怜惜起他来,于是收了故意吓唬他的语气,伸出手轻轻抚摸他的脸,用更加和善的声音慈爱的叹道:“我怎么忍心那般对你……”


    他挥开我的手,用看变态的眼神看着我。


    啧,害羞什么,人家跟你求合体的时候你也没这种表情啊……


    再说我摸你跟我摸我自己有什么区别,别以为眼线颜色不一样我们就不都是晴明了,信不信今晚我就趁你睡着也在你脸上抹两个紫色菱形?


    而且你的皮肤手感又没有魅妖狗好,本晴明还不屑摸你呢!


    外面忽然想起一阵凌乱地声音,像是鸟类突然受惊飞走。我警觉的回头,什么都没看见。不过被这声音一打扰我也没心情再调戏白晴明了,干脆起身出门。院中依旧是冰晶雪景,素白的积雪铺满了庭院每个角落,就连廊上都凝结着一层冰霜,上面黏着一片黑色的羽毛,随着风晃晃悠悠……诶?!


    我伸手把那片羽毛摘下来,怎么看都像乌鸦羽毛,只不过比普通乌鸦长了许多,黑亮黑亮的,看着跟大天狗的羽毛似得。


    ……就是大天狗的毛吧。


    看来他身体确实好了,都好到又开始满院子掉毛的程度了。


    是时候为了一年四季都是换毛期的魅妖狗练一只六星帚神了。我深沉的想着,把羽毛随手揣进怀里,去仓库翻箱倒柜的找出画阵法的道具,深吸一口气……开始铲雪。


    不铲雪就不能画阵法,不能画阵法就不能抽取白晴明生命力,不能抽取白晴明生命力本晴明就不能活,不能活就不能继续执行我创造新世界的伟大计划。


    所以不管本晴明有多么厉害多么伟大的计划,还是要先铲雪。


    orz


 


 


    * 冷静,这篇tag已经写了,就是黑狗教……而且昨晚我的脑洞写反了,不是ALL黑,是黑ALL。不能因为黑晴明内心总是弹幕刷屏就忽略他是那么攻的一个boss啊!……昨晚只是提了一句狗子就纡尊降贵的来我寮找我谈心,为了防止以后我狗都不触发魅妖效果,本晴明坚定地站黑狗不动摇!黑晴明大人万岁!!!


    * 是时候给狗子福利了。我要树立起一个SSR来我寮就有肉吃的好榜样,嗯!


 

评论
热度(952)
 
© 铃木少佐 | Powered by LOFTER